某些人的習性真的都是同樣,喜歡自己表現的很懂先罵一頓表現自己很有地位,搞的大家都不愉快。
等真的實際要做的時候才說,自己不懂、不會做、太麻煩。
但因為先前的一切不愉快,讓其他人什麼也不願意做,或是裝個樣子假裝有做,但實際什麼都不做。

然後等你做完或是沒做或是不管怎做,最後都會翻臉不認人。
讓人只能:呵呵!
—–

最可怕的是,最好的時機也因為這樣的消耗了⋯最後一事無成。

廣告

說真的,你假放的越多,上班越少,但是上班時賺的零頭都不夠方假時花(隨便在台北新北逛一圈,一張小朋友都還嫌太少,更不要說一整家出門),還是一樣有人會罵⋯
雖然旅行業、銀行業⋯老是會編些口號,講的你心花怒放,掏錢不手軟,but⋯其實人各行各業要的也只不過是你的錢,收的到就對你笑,收不到時就惡言(討債)相向。
想賺錢的就賺錢,想墮落的可以繼續墮落。
之前老是聽某些人說「錢再賺就有」,但經過幾年看來,錢真的不是想賺就有,特別是「你家千萬不能有人生病」⋯

只換了領導,並不會更好,這很顯而易見啊。
因為,底下的人混的照混,懶的照懶,爛的照爛。
做事,就吃定一定有人會忍耐不住、看不過眼,會去善後,到時候再來邀功,不然就是推責任。
每次都是口號喊假的,不然就是愛告狀、告媒體、哭爹喊娘,動也不動的不就是那群人嗎?最後口袋飽飽的也都是他們。一開始講要利益重分配,就開始說誰誰都怎樣、誰不倒、誰不死就不會好,別再騙啦。

最近看新聞的感想是:很多人根本沒下一代,甚至有的人搞不好從自己小孩、小孩生病、上學、畢業典禮、考試⋯都沒跟著體驗過。
卻老是要用「下一代」這個詞來說,這輩的犧牲都是為了「下一代」會更好,我覺得群體社會犧牲是必需的,但為什麼自己要做的這麼苦,而有的人依然吃香喝辣的?
且,這社會的人常常都是把自己的問題,把自己該做的事,把本來就該自已活著就要有的自覺及責任都丟給別人,從不會去想辦法解決,只會問那怎麼辦,別人辦了有有意見,搞的根本不知道這人是真不懂,還是故意來亂的。

昨天看到個評論事是:「那枚飛彈是要阻止馬先生被提明諾貝爾和平獎。」
我說,老大你知不知道20多年前福建就鏟除大片的墓地做飛彈設施了,你以為一枚飛彈過去,對岸真的不會還你幾發?
講的正常是叫「演習」,講的不好是叫「公然挑釁」,不太會有「意外」這選項,特別是在這個時間點上
講直白,今天也該慶幸那彈是打到漁船,沒真的越線,為了一個「諾貝爾和平獎」把全台灣人的命賠上,不要這麼弱智好不好,也不要一點戰爭意識都沒有好不好?

不能理解:有人的愛乾淨僅限於洗碗盤中央、鍋子炒菜鍋中央,碗盤鍋子炒菜鍋⋯背面永遠不洗,也不用沙拉脫,就過水洗一圈就當做有洗,別人洗好把鍋碗炒菜鍋⋯攤開要弄乾,他就很喜歡全部疊一起,然後你沒發現背面或正面其實都沒洗乾淨有菜渣,晚一點等著你的就是奇怪的生物和恐怖的味道,最後只能忍痛扔東西。
別人電鍋蒸東西蒸完等冷了會洗過,他的永遠是東西拿出來就蓋上,每次一開鍋迎面而來的就是一股很恐怖的味道,你把鍋子開了等他乾和味道散,下一秒他又蓋回去。
明明有人生病痰多,根本沒人想和他共用餐具,他也很喜歡把別人的餐具又疊在一起,搞的別人也一起病⋯
總而言之,有的人的「愛整潔」只是把東西疊在一起,實際上根本什麼都洗不乾凈⋯稱之為「惹人厭」!

柯先生,有人和我說他的書裡有一段話語意是「他唸書是爸爸決定,和誰結婚是媽媽決定,婚後生幾個是老婆決定」,就知道選這樣的市長鐵慘。
生活缺乏參與和眾多閱歷,雖然在自己及週邊生活沒問題,但「政治」(管理眾人之事),就非常有問題。

他在專業上能加個P,但治理眾人之事上,他就只是個比平凡人還平凡的人而已。
再者,沒做過工程的也知道,房子可以蓋了不住人,但也不能蓋一半停工,最差也得屋頂加蓋,四邊得圍起來。大巨蛋的照片一出來,不要說板南線會受影響,每當雨後苔蘚螞蟻蚊蟲蚯蚓蜈蚣跑出來(很多人家的遮雨棚一段沒輕就長草和樹,這也不是不常見,就生活觀察而已),就知道那邊會比鬼屋還慘。🙏
至於反核「四」不代表反一二三,甚至五六七八九,這種話語就像小朋友一樣,「我沒有說謊,只是少講一點」,生活閱歷不足,或沒去聯想到後面的事情,等出問題就能讓人瘋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