參加喪禮,默默的發現平常雖然沒什麼在走動,但真要論親等還是血緣很近。還是跪地叩首的那種輩份。
其實,我永遠搞不清楚輩份怎算,可能上一輩的事也不是用雙手能算的上的,倒是人的最後一程能夠送上,不留一絲遺憾,這樣也安心了。
早上的廳是在二殯最大廳,這才發現,人的一生真是到最後的最後仍是沒辦法一次見到這麼多人,但能夠有這麼多人來悼念,可見得生前和後輩的人脈都是極重要的。
而,在念祭文時,敘述著人的一生和身旁人的感情,我就覺得,要我應該是缺乏某些東西,可能想寫也寫不出來。但,或許在那樣的年歲就能夠有那樣的情感了吧。
之前看某人能寫上好多點滴回憶,我就在想像我記憶力(在無聊事上)這麼好的人,為何就想不到什麼⋯嗯,或許等年歲到就寫的出來了。
人生終有盡頭,歲月無情蹉跎。

今日煩憂,明日過往。

唯心而已。

回程時在捷運上拍到的雲和太陽,今天天氣很好,很適合告別。
身上都沒病痛了,安祥和樂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