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今人的想法就是:「我沒講謊話,只是少講一點」
而這少講的部分通常不是重點,就是可以轉彎的點。
以前就說過「反核」不是反「用電」,那些人沒水沒電沒油用,罵的最厲害的就是那些人。
至於反核「四」,不代表反其他一、二、三,甚至以後搞不好還有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⋯
問:為啥知那些人在想什麼,?
因為身邊就有很多這種人,能混就混,能少講一些不被罵,還能趁機把事扔給別人。
甚至只要你開口表達「你知道」、「你會」,就是背責任、被罵的開始。
且只要不合他們意,就被酸到死,你不是會?你不是知道,那就你做、你回答就好。
———–
&工作上也常有那種,拋個話題就問你要繳多少錢?但都沒誠實的告訴你真正的情況是什麼。
然後,就用你的話再傳給另一方,說我問過某某,某某說了什麼,他都這樣說了,為什麼不行。
還有那種問過很多人,但都沒講他的真實情況,最後⋯把自己想要的回答(有利)綜合起來,最後出問題,還都怪你。
然後,才知道他真正關鍵的地方都沒說,一問題就推說「你沒問」⋯
———–
以前都說要「誠信」待人,現在社會多是監視器、電話錄音、相機、錄音筆⋯同時多台、多角度⋯待人,想著都很累。
———–
且,也別想要有人幫你出頭,能做到有人幫你出頭的,勢力要夠大、口袋要夠深。
因為,我從來沒遇過有人替我出頭,甚至連公共建設這東西,就算說了,還是很多人都認為不關他們的事,等出事再說。漸漸的,人也懶了,無話可說。

廣告

我就搞不懂,菜明明比米貴了N倍,還老是有人以施捨的口穩說他在幫我清冰箱,有沒有人可以這麼不要臉。
上次還和我說「他有付錢買米耶!」,米1斤就可以吃好久26~28元極限,你每天吃的菜肉都破百!
一、我錢也不是搶來的

二、菜沒人出門買,也不會自動從天上掉下來,東西很重也永遠不會有人說要一起去買

三、我沒煮也永遠不會有人動手煮給我吃,更不要說青菜、青蔥放在外面,也永遠不會有人幫我收到冰箱,而是等著它們爛掉

四、每天只會弄自己的飯,把菜放到自己碗裡拿去蒸,回家冰箱幾乎都被分完,買現成菜多數不吃,永遠放到壞,買炒菜回家,不管炒牛肉炒箭筍多貴,我回家想吃第二餐永遠都是空冰箱
青菜現在一把也不多,他一人一次就可以弄2分之1走,你吃了一瓢要再去弄,他已經幫您清鍋,還說「每次都剩一點」,拜託我根本還沒吃好不好,就是要清鍋!

剛剛又是薄薄一層飯,我說要飯還叫我晚再煮就好,說他吃一半夠了,然後菜又是一堆堆往自己碗裡夾,不是不餓、夠吃了嗎?
以前不長時間在一個空間裡不覺得,長時間住一起,真覺得被媽寶寵壞的孩子,老是要壓搾人,真夠吃人夠夠!

享用前人建設,但每天都不知道珍惜,節日砍到剩228,也沒人知道哪天植樹節、哪天軍人節、哪天國父誕辰、哪天蔣公誕辰,行憲紀念日也自動變聖誕節了,一個才100多年史的地方,彈性選擇和忘性就這麼大,就這麼容易背棄過去的歷史。基本上,沒倫常,容易忘宗背祖的,不管說多有向心力,在做事上利益分配不均很快就崩潰。
想要重新在別人的歷史上無血對創造新果家,擺明就是揀現成,目前國際上大概只有台灣自己爽而已。
每每都不重視國旗,但一在國際上得獎,別國培育出個上的台面的人,台灣媒體就很自動的說那人來自台灣,也沒問過當事人認不認,想不想要那種名和紅,更何況才剛要事業起飛,說16歲小女孩不懂政治(就假裝他不懂),她的經濟公司和「台灣媒體」會不懂嗎?甚至後面的政黨會不懂嗎? 不可能不懂的吧。黃安有錯,媒體的推波助瀾更嚴重。
這次拿國旗不是罪,我也希望去參加升旗典禮後拿國旗不會再被人罵了!希望這次「沒人需要為自己國籍道歉」能夠成真。
目前台灣選誰都一樣爛,和你打交道有業務往來的都是底下的基層公務員居多,常在外面跑的,老石和大家說新一代優秀很優秀,很會推責任的是常態,叫他不懂電腦的要去問,他可以一晃半年至3年不改,反正就是混到不行,最後得投訴才有效。老的小的都這樣,說真的我覺得夠煩的。
朋友強的在蘋果上班,業界混的好的說上海工廠難開,最少10個朋友在東莞有廠,其他多移動到越寮柬泰緬。
至於去上課,我這種行業的大所的人常派東南亞和印度區域,大陸現在人才很多,除非你第二外語很強、本科能力夠高,不然在一線城市混不太下去,畢竟90後的都上來了,要拼過他們難了。
另外就是台灣人「太愛遲到」本質上態度就有問題,雖然很多人覺得遲到沒什麼,但就是「沒什麼」這種想法和心態,讓台灣人慢慢失去競爭力的。
其實,在我的想法中讓台灣癱瘓只要禁止「石油輸入」大概就能達到目的了。

很多人對自己身邊的不公不義不合理,都不覺得有什麼問題。都叫身邊人忍忍就過去了,做完就該去幫別人,年輕人就該多做一點,但等輪到他時就一副干他啥事,你做就好了的表情。
但對距離自己有點距離的事情,就一副拍胸脯,憤憤然的樣子,實在讓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好。
我不需要什麼菩薩心、歡喜心、也不需要什麼神佛的加持,只求事情做完比較重要!

台灣的政治從不手軟,從罵人豬狗雞、沒頭髮,動手摘人髮片,罵人當過妓女,叫人去死一死⋯當社會什麼話都能這樣脫口而出,本身就很恐怖。
一般民眾也認為「那樣講沒錯,他本來就這樣,事實本受公允,報章媒體都這樣說」。還很高興的看著別人的醜態,愉悅的笑著。台灣人的心態變得不是把事情「就事論事」的處理好,而是變成攻擊一些很怪的點,然後正事一直不了了之,每句都是推推推。
媒體也是亂亂報,從不均衡報導,越腥羶色、越聳動的報的越勤。現在我看報紙一篇像樣的社評都很少,更不要說不看書整天人本教育的社會。有錢人送出國,根本不和你人本教育,台灣人普遍又不愛念書,很容易被慫動。
不要說政治人物,你去區公所、國稅局、稅捐處,都是同一風格的推推推推推。連坐隔壁的都可能老死不相往來。
現在台灣的政治格局就是把你講的很爛,讓你選不上,但選上的也不好好做事,什麼都和他沒關係,他一個人也沒辦法⋯而,知道自己根本選舉不上的就在那亂亂亂,反正各黨之間的政治意圖又有幾個人能懂?
在台灣基本倫常,早被玩壞了。

我家外面辣椒發新芽整個被挖走,辣椒可以拔到連根綠辣椒都不剩、種地瓜葉一次拔一堆、竹子連夜鋸、薄荷一片摘、50公斤一盆的沙漠仙人掌整盆搬、杜鵑、鐵樹⋯甚至連盆裡的彈珠、小石子、小玩具也揀的乾乾淨淨⋯
揀別人蓋房子拆下的磚也被一個個偷走,基本上住我們這的「照理說應該都很有水準,程度還算中上、經濟也不會太差」,但實際上,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。
只是懶得告而已,不然還真告不完。
支持提告,別人的東西就是別人的,別人的地就是別人的,別人沒答應可以拿就是不能拿,哪來這麼多理由和人情。
近年來台灣就是太有人情,但「人情只限特定人能用」,遲早某天台灣會被玩垮。
什麼事都能不在乎、什麼事都隨便,離滅亡也不遠。

參加喪禮,默默的發現平常雖然沒什麼在走動,但真要論親等還是血緣很近。還是跪地叩首的那種輩份。
其實,我永遠搞不清楚輩份怎算,可能上一輩的事也不是用雙手能算的上的,倒是人的最後一程能夠送上,不留一絲遺憾,這樣也安心了。
早上的廳是在二殯最大廳,這才發現,人的一生真是到最後的最後仍是沒辦法一次見到這麼多人,但能夠有這麼多人來悼念,可見得生前和後輩的人脈都是極重要的。
而,在念祭文時,敘述著人的一生和身旁人的感情,我就覺得,要我應該是缺乏某些東西,可能想寫也寫不出來。但,或許在那樣的年歲就能夠有那樣的情感了吧。
之前看某人能寫上好多點滴回憶,我就在想像我記憶力(在無聊事上)這麼好的人,為何就想不到什麼⋯嗯,或許等年歲到就寫的出來了。
人生終有盡頭,歲月無情蹉跎。

今日煩憂,明日過往。

唯心而已。

回程時在捷運上拍到的雲和太陽,今天天氣很好,很適合告別。
身上都沒病痛了,安祥和樂!